安静几个月不更文,私信照常回

【all叶】宝石之国(跨年福利一)


①部分借用宝石之国设定,尽量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

②文中所有人物设定来源测试网站(见评)稍作修改。

③跨年福利文1/3

— 以上接受,请往下拉 —

冬天没有来临之前,这条街向来都是拥挤的。现在不仅街道变得宽阔了,步入冬季之后,连“月人”造访的次数也少了很多。人类的骨头“宝石”,他们守护着这片大陆。保护作为人类血肉的“兽人”和他们自己,来防止灵魂“月人”的侵害。

总有事与愿违的时候,一年到头的冬天因为缺乏光照,他们会变得难以行动,失去了庇护的“兽人”们也只好减少在冬天出门的次数,他们在春季和夏季辛苦劳作,积蓄冬季的物资。

“宝石”们似乎不会死去,生命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没有太多实际意义,但是“兽人”不一样,他们深知生命短暂于而倍加珍惜,让他们甘愿配合“宝石”的作息时间来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兽人”的很多行为于他们而言很难解释,因为他们无需进食,更不考虑繁衍之事。

和往常一样,喻文州在进行冬季的例行巡视。现在是傍晚,他又是如此不起眼的黑曜石,只要是轮到他巡视的时候,极少会有“月人”出现。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经常在“宝石”们冬眠期间看守冬天,大部分时候是他主动提出的。老有“人”问他不冬眠的话会不会很累,他总是微笑着不作答。

巡视到了小镇的边缘,是时候该回去了,喻文州刚转身,天边缓慢的出现了黑点。他一挑眉,那是属于“月人”的标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这是在他独自进行黄昏巡逻的时候几乎没有的事情。他第一个反应是有不安分的“兽人”跑出来了,听到左后方的脚步声他下意识的转头,随后他就明白了“月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造访。

来者似乎没发现天边的异动,“月人”已经开始拉弓,喻文州只好拔剑并对着左后方喊话:“前辈这时候就不要来给我添乱了好吗?”

从小巷里走来的叶修听到了喻文州的声音,喻文州的身影映入眼帘,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天边缓慢展开的黑幕,习惯性的往后腰一捞却没有捞到武器,叶修大呼不好。今天不是他值日,他出门就没有带武器。

“抱歉啊,文州。”他只好两手空空慢腾腾的从后面走出来,他只是来传话让喻文州回去一趟,并不是来给后辈添堵的,没想到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了。

叶修是“宝石”中的首席,他倒不至于成为累赘,聪明如喻文州也不至于连“月人”也对付不了,但在没有人配合的情况下喻文州独自战斗恐怕还是有点困难的。

“月人”的攻速很快,第一波弓箭已经朝着喻文州射来了,叶修环顾四周,当机立断拿起了靠墙的铁锹,加入了战斗。他迅速的闪至前方将弓箭由上向下扫开,喻文州心领神会,又将弓箭全数奉还。

第一排“月人”被弓箭击中后消散在了空气中,喻文州刚想给叶修道谢,看清他手中的铁锹后竟不知怎么开口。

铁锹比不上剑,勉强挡住了一波攻击之后就不能看了,叶修不以为然,随手把铁锹扔了。这样的“旧式月人”普通攻击不过三次就会有一次停顿,只要这时斩断最中央的“月人”就可以完全制止他们的攻击,这是长久以来“宝石”们战斗得出的规律。

叶修开口道:“文州啊,武器给我,你去通报。”眼下这是最合理的安排,谁来战斗更有胜算一目了然,喻文州不多说快速的把剑递给叶修,转身要走。

不过他没能如愿,一发弓箭射在他脚尖前,阻拦了他的脚步。喻文州疑惑的转头看向空中的“月人”,这些东西可是从来没对他感兴趣过,今天一反常态的阻止他,估计是不肯放过把叶修带走的好机会吧。

显然叶修也想到了这一层,他一跃而起登上“月人”莲花状的平台。

“文州——趁现在!”

喻文州点点头迅速朝总部跑去,叶修抬起剑向最中心的“月人”斩去,当他看清莲藕状内芯里的东西时,他一颗心凉了下来。他跑到总部的时候,韩文清和张新杰正在准备冬眠的事情,他还没有到结束值班的时候,“宝石”们都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月人’在小镇南方尽头处出现了,叶修没有带武器。”以防万一,韩文清只让王杰希跟他一起走,喻文州引路,其余人留守总部。

走的时候韩文清顺便带上了叶修的武器。大家的潜意识里都对叶修很放心,这么千百年来他们没见过叶修在对付“月人”的时候碎裂。

黄少天把厚重的挡光窗帘固定好,“老韩没必要在叫上王杰希吧,说不定他们去到那里的时候‘月人’早都被叶修打跑了。”

“我觉得黄少说的好有道理。”卢瀚文把手里的钉子递给黄少天。

“我都能想到老叶欠扁的说你们来的太慢了那个场景了。”方锐说完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江波涛回了个附议,接连不断的附议响了起来。

这边还在战斗的叶修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以为的“旧式月人”被他斩断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消失,那里面分明就是“宝石”镶嵌做成的弓箭。

叶修轻巧的落在了地上,刚才只是短短一瞬,他没有看得很真切,不过他能笃定,那“宝石”弓箭的材料,是来自被掳走的蓝钻石——孙哲平。

这下有点棘手了啊,新的箭已经被换上了,没给叶修转身的时间,“月人”拉满弓,朝叶修放出。纵使叶修躲闪的很快,他还是被弓箭擦裂了左脸颊。

硬碰硬的话,硬度9的叶修根本不是硬度10的孙哲平的对手,更何况弓箭还是在这样高速的情况下朝他袭来的,箭头深深嵌入石板路中。

叶修迂回着绕行那些弓箭,把它们一一拔了出来,再扔进一旁的仓库。开玩笑,这可是把孙哲平抢回来的好时机,他怎么能错过。紧接着,又一波弓箭朝他袭来。

韩文清一行“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是碎成一地的叶修,碎片在夕阳下闪闪发光,被“月人”们收集起来放进乳白色的巨型托盘里。老实说韩文清一时间根本不相信那躺在地上碎裂的“宝石”是叶修,叶修的硬度虽不是顶级,但“月人”的弓箭是奈何不了他的,是遭遇了什么才会碎成这个样子?

眼下当务之急是救出叶修,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思考。韩文清迅速上前,挥拳就打散了收集叶修的“月人”,叶修的碎片稀稀拉拉的掉在地上,他示意王杰希把碎片收拾好。

空中的“月人”还没有走,韩文清是极少与它们打照面的,“月人”们似是来了兴趣,拉满弓向韩文清放箭。韩文清看懂了弓箭的蹊跷,怪不得叶修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无奈的转头看了一眼被王杰希一点点收起来的叶修。

弓箭打到他的拳头上没有造成一点伤害,他拿起叶修的武器,当空一斩,“月人”们尽数消散了,孙哲平剩余的碎片掉在了地上。

王杰希抱起叶修头部的碎片,看他的眼睛一直瞄着旁边的仓库,韩文清大概懂了叶修的意思,从仓库里把孙哲平的碎片又都找了出来。

韩文清没好气的看着叶修:“窝囊废。”叶修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没办法和他互喷垃圾话了,韩文清说完,拎起叶修的武器径直朝总部走了回去。

王杰希拍拍叶修的碎片,“韩前辈就是这个样子了。”叶修眨眨眼表示他懂,不和老韩计较。来到这里之后喻文州就一直很沉默,他安静的把孙哲平的碎片收好,和王杰希一起跟上韩文清的脚步。

三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五个“人”回到了总部,黄少天跑出来迎接他们,看到王杰希和喻文州手上的袋子,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下一秒,黄少天的哀嚎响彻总部,“卧槽——!叶修碎了——!”

只是两秒的时间,所有的“宝石”蜂拥而至,叶修碎了这件事情堪比一颗重磅炸弹炸的大家晕头转向的。张新杰还算冷静,他让拎着碎片的两“人”跟他到修理室去。

好在修理室是半开放的,不然肯定挤不下这么多看热闹的“人”,张新杰没想到在冬眠前还要加班,更没想到修理室迎来史无前例的观众是因为这史无前例的事情。

“这是叶修,这是孙哲平。”

王杰希把袋子打开,黄少天又叫了起来:“卧槽!孙哲平!他怎么回来了?你们从哪找到他的?”王杰希很想把黄少天那张聒噪的嘴一拳打碎,不过韧性不怎么好的他一拳过去可能自己就先碎了。

方锐带着手套拿起叶修的碎片,很早以前他就隐约觉得叶修的颜色有些奇妙的地方,他就着夕阳最后的光线好好的看了一下叶修的颜色,蓝绿色,是大海的颜色。黄色天也凑了过去,方锐把碎片又拿回室内的时候,蓝绿色变成了蓝灰色。

“以前就有这种感觉了,没想到前辈还真的是在不同的环境下是不同的颜色。”江波涛在一旁说出了“众人”心中的困惑,张新杰刚复原了叶修的躯干,他抬头看了眼围着碎片考究的“众人”。

“蓝宝石具有二色性,在自然光和人造光下有不同的颜色。”张新杰开口解释到,他伸手,方锐把碎片递给他。

方锐转头看着正在修复孙哲平的王杰希,他打了个响指说:“其实老叶还不是最骚的吧,你看王杰希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不一样的颜色。”王杰希瞟了方锐一眼,不打算理会他们这种无聊的调侃,他不想说乍一看是大理石花纹实际上是透明的方锐其实是公认的第一风骚。

卢瀚文很不赞同方锐的说法,他抬起一盏水母灯放在周泽楷旁边,十二射星光的威力不容小觑,照的张新杰没办法进行修理工作,黄少天立马把水母灯拉走。王杰希抬头看了一眼张新杰,他笃定要不是张新杰的硬度低,下一秒就会把手里的刮刀捏碎。

卢瀚文揉揉眼睛,“其实我觉得周前辈才是最闪瞎眼睛的存在吧?”

江波涛苦笑着说:“小卢啊,你要是知道下次就不要这么玩了,很危险的。”周泽楷有些不好意思,拉了一块布挡了挡自己的头。

夜慢慢深了,叶修碎的有点厉害,让修复工作变得困难,看热闹的慢慢散去,还是有数量不少的“人”留了下来。夜晚对于“宝石”们来说是比较难熬的,特别是接近冬天。不过留下来的“人”却都没有睡意,专心看着王杰希和张新杰忙碌。

周泽楷不敢离发光的水母太近,这样会打扰到正在工作的张新杰,他面向黑夜,黑夜是不会有“月人”出现的,此时他却无比希望那些东西出现,再好好的修理他们一番。

明明他们对于生和死没有那么明显的概念,在“兽人”看来,他们冷血又无情,同伴受伤时不会担心,被掳走时甚至不会哭泣,可是对着叶修的碎片,他们却说不上来的烦躁。

“诶,我说,你们怎么还不把叶修的头拼好啊?”

王杰希把孙哲平的头慢慢的接了回去,他抬头看了眼趴在石凳上的黄少天,又看了眼站在远处的黑面神韩文清。

“我怕韩队看到叶修的脸会一拳招呼上去,为了不增加我们的工作量,还是最后再修复头部吧。”

“可是,看不见老叶吧,其实还挺寂寞的。”黄少天翻过石凳,走到叶修旁边,拉起他的手握了握,“我从来没想过老叶会碎,说实话。”

留下来的几“人”都不是爱说话的类型,正好把所有说话的机会留给了黄少天,他确实也不负众望,一直絮絮叨叨的说着。在这种情况下,有个“人”说话也挺好的。黄少天低垂着眼睛玩着叶修好看的蓝灰色手指,他沉默了一会又说道:“还挺害怕的。”

王杰希修复孙哲平的手顿了顿,有他帮张新杰的话,修复叶修确实会更快一点,可是他却选择了去修复孙哲平,是他不敢吧,他内心深处抗拒接受叶修碎了这个事实。他用余光看了韩文清,今天下午韩文清骂叶修那句话,估计也是又怕又气才说出来的。

他们如果再晚一点去,是不是永远都见不到叶修了?王杰希不敢往下想了,他只好专注于手上的工作。

凌晨两点叶修终于被修复了,要让他能自如活动估计还需要一点时间,孙哲平的碎片虽然回来了大半,但是头部和腿部的碎片并没有回来,被张新杰收到了木箱中。

留下荧光的水母围绕在叶修周围,“众人”各怀心事回了房间,喻文州留了下来。自从今天下午的事情过后喻文州就一直很沉默,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但是没有“人”捅破那层窗户纸,连黄少天都破天荒的没有和喻文州说话。

喻文州仿佛就是属于黑夜的,黑曜石在黑夜中愈发的深沉。他慢慢走到叶修旁边,轻轻跪了下来,他趴在叶修的旁边,手慢慢滑过叶修的面庞。

“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叶修。”他的喃喃自语消逝在黑夜中,叶修听见了,却没办法给他回复。

叶修是被晨光扰醒的,对于冬季来说这样的阳光是很少有的,他睁开眼,是盈盈的蓝绿色。昨晚喻文州最后也还是没走,他趴在叶修旁边睡着了,叶修抬手想要拍拍他的头,手刚伸出来又收了回去,他从旁边拿起一副新的手套,才慢慢揉了揉喻文州的头。

看见叶修醒了,喻文州换上惯有的微笑,“早上好,叶修前辈。”叶修双手捧着喻文州的脸,将他的头抬起,现在阳光很好,可以看到那一圈漂亮的彩虹眼。

“鬼暗金眼黑曜石,文州,你这一圈彩虹眼很好看了。”喻文州反手握住叶修的手,他的这个秘密,叶修是唯一一个发现的“人”,另外一个秘密也是,只有叶修发现了。

“前辈,你知道昨天的‘月人’不是冲着你来的吗?”所以才让我逃走了。喻文州没有把这一句也说出来,叶修肯定知道他未完成的话语。

叶修挪动身子下了修复台,从旁边拿起那套准备好的制服,既然喻文州的问题那么直白了,他也没什么好否认的,干脆点点头承认了。

“如果我说我放弃了,你会相信吗?”

修复室突然涌入了一群“人”,“人群”嘻嘻哈哈的簇拥着叶修走出修复室,叶修笑着和每个“人”对喷垃圾话。喻文州落在了后面,叶修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让喻文州快点跟上来,黄少天附和他,王杰希也附和了他,罕见的,韩文清也附和了叶修。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他离开了从修复室外面射进来的那片阳光。暂时还没有“人”发现他在阳光下那圈彩虹的颜色,是黑暗之外的颜色,他起身走向前,走向属于他的另一片光明,耳边还回响着叶修对他说的那句话:

“文州,不止你,你们所有的‘人’对我的这种信任,源于一种古老的感情。它叫作——爱。”

————————

闲谈:

首先这篇文章写的有一点深意,不是那么有趣,也不一定好懂,解释一下吧。在网站的测试结果里,喻文州是月人派来的间谍。文中下午他巡逻的时候,月人其实是冲着他来的,因为喻文州爱上了叶修,背叛了月人。

Anna

评论(7)
热度(111)

© Anna_大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