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几个月不更文,私信照常回

【all叶】爱你一生(跨年福利三)


①就当做是我之前的短篇《我有龙》的衍生番外吧,没看过的朋友可以点超链接进去

②架空校园

③跨年福利3/3,福利完啦~跨年快乐!

—以上接受,请往下拉—

【我只愿你爱你一生所爱,而你的一生所爱,是我】

清晨八点,叶修从宿舍不太柔软的床上爬了起来,沿着爬梯向下爬,他的手握住了爬梯的第一节铁杆,小指和无名指紧紧挨住了,他清醒了过来。

冬天马上快走了,慢慢有了些春天的感觉,叶修一直站在爬梯上,先是转头看了看落地窗外的树,又转头怔怔的看着手指出神,怎么还是改不掉用小指去靠无名指的习惯。

方锐抬着盆进了宿舍就看到叶修在爬梯上站着发呆,他痛心疾首的说:“老叶,没早课也不要这么虚度光阴啊。”

方锐的早课是一个每节课必点到的老太太,今天也是他一周里唯一早起的时候,他好不容易挣扎着爬起来,看到叶修这种行为他悲痛的摇摇头,这种没课早起的行为就应该受到谴责。

“你还有一刻钟迟到了,别贫了,到主教骑车也要五分钟。”叶修懒洋洋的回了方锐一句,得到两个中指和中午二食堂见的约定。叶修敷衍着回答好好好,方锐就急急忙忙出门了。

宿舍里面安静下来,叶修站在爬梯旁边,右手张合几次,看着无名指说了声:“果然还是不习惯啊。”

这个寝室原本有四个人,升入大二之后学校允许退宿,两个本地室友便都搬回家里住了,叶修不是本地人,出去租房子也没比学校里面好到哪里去。

他还挺赞同方锐的话,总不能一早上全都荒废了,洗漱完后他啃了个面包就往图书馆走。学校图书馆的三楼在学期末很少有人光顾,这些闲书对于期末考将近的学生们来说没有什么帮助。叶修穿过一栏又一栏的书架,找了个还算清净的地方坐下。

书看了没一会儿,他就能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他看,生物电这种东西是很奇妙的,强烈的视线散发出的生物电似乎更强烈一点。叶修转头,和盯着他看的人视线撞在了一起,他一愣,那人是王杰希。

他认识王杰希,王杰希可不认识他。他们两个好像杠上了,谁也不愿意挪开视线,就这么胶着这直到另外一个人入座王杰希旁边。

喻文州刚来就看到王杰希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大眼瞪小眼,他抬手在王杰希眼前晃了两下,“你这是在干嘛?”

这时候王杰希才反应过来他这个行为是有多幼稚,明明是不认识的人,却好像很享受逗弄他的感觉。

“你认识他?”喻文州话中有话,王杰希却懒得搭理他,要是告诉喻文州他就是看这个人眼熟,喻文州不得拿这个梗笑他一学期。

喻文州见王杰希不说什么,也不好继续问下去,耸耸肩干自己的事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刚刚王杰希对视的那个男生,他好像有点能懂王杰希为什么有这样的举动了。

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捏着下巴说:“我好像,认识他。”这下轮到王杰希吃惊了,他转头看喻文州,不是开玩笑的样子。虽然喻文州这个人经常一本正经的跟别人开玩笑,但他能确定至少这次不是开玩笑的了。

“我也一样。”王杰希开口附和喻文州,喻文州换上一副你就应该早点承认的表情。

“总觉得不是因为在学校里多见了几面那种认识,是,真的认识好久一样。”喻文州想既然这么想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就干脆上前去找了叶修。

他先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叶修手里的书,期末考还在看历史人物传记的,要么就是不学无术的人,要么就是历史专业的,喻文州猜这人应该是后者。

他开口询问道:“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叶修没有抬头,摇了摇头。不管什么时候的喻文州肯定都是一肚子坏水,叶修才不想抬头和他对视,“应用心理学,喻文州。”

人家都自报家门了,叶修也不好再采取不理睬政策,“历史系,叶修。”

叶,修,这两个字在喻文州舌尖滚了几圈,还是没有说出来,被他小心的收了起来。“那位是我的同学王杰希,刚刚多有冒犯,抱歉。”

要不是叶修不认识喻文州他可就真的信了,可惜叶修多了解喻文州和王杰希的关系啊,他会好心来给王杰希赔不是才有鬼了,王杰希肯定是被拉下水的,叶修默默给王杰希烧了柱香。

“没事。”

“你好像不是很愿意看到我?是有什么原因吗?”叶修被逼无奈,抬起头来看着喻文州。

“快期末了你没有事吗?”叶修这就是变向的下了逐客令了,不过喻文州心情很好,他喜欢叶修这个人。

“研一,确实没有事,你是大一还是大二?”卧槽,叶修爆了个粗口,没敢真的说出来,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他还以为喻文州和王杰希是他的后辈,最多是同级生,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是他的大前辈。

虽然不是直系的,只要意识到这两个人是他的学长压他一头他就有点不爽。

“大二。”

喻文州的视线顺着叶修的身上扫了一圈,叶修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对着喻文州搞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还不如直接告诉他来得快,叶修刚想开口把喻文州请走,喻文州又开口了。

“你好像会无意识把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并在一起,不过你意识到之后又刻意的分开,这让你很困扰吧?我和你说话的这段时间里你这样的动作都重复了三四次了。”

叶修转头看自己的右手,确实又并在了一起,他又把他分开了。他再转头看喻文州,喻文州一副坦荡荡的样子,谁闲着没事会盯着别人的手指看?喻文州招招手把王杰希也叫了过来,像是要开个专家会诊一样。

王杰希不知道喻文州到底要搞什么花样,也还是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听喻文州大概说了一下,王杰希问:“你以前做过什么手术吗?”

“哈?”叶修一直知道王杰希是个神棍,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王杰希就经常说一些不着调的话,一上来就问别人有没有做过手术叶修真的想大喊一声骚扰。

三个人僵持不下,又有人从左边走了过来,三个人听见脚步声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来人。来的人是张新杰和韩文清,叶修真的绝望,他们四个人约这么整齐是要打麻将吗?

让他更绝望的是,他们四个人竟然认识。张新杰看到这个会诊的诡异场景,不由的皱了皱眉。王杰希招招手,干脆把人叫过来一起会诊。

“临床医学的张新杰和韩文清,大四的。”然后他又把叶修的状况复述一遍,问专业人士张新杰的意见:“他是并指吗?”

张新杰很自然的把叶修右手拉了起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仔细看了一下他手指的内侧,再问了问韩文清:“不是吧?”

韩文清用手细细地捏了叶修的骨头,摇了摇头。

“喂,我说你们想知道我是不是并指直接问我不是更快吗?”四个人高材生坐在这里就为了研究他到底为什么习惯把小指和无名指并起来,说出去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韩文清很不赞同,“一般并指分离手术是在两岁前接受的,如果你父母不告诉你的话你是不可能知道的。”

张新杰继续补充道:“而且为了防止患者出现心理方面的疾病,一般来说是不建议告知的,所以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不过目前看来你没有并指症,那么你到底为什么会有喻文州说的这种症状就是他们心理学研究的了。”

王杰希思索了一会儿,“叶修,你有什么事情忘不了吗?”

叶修微微瞪大了眼睛,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杰希的判断真的很准。

喻文州捕捉到他表情微小的变化,看来王杰希是说对了,他乘胜追击道:“一般来说人特定作出某一种动作是出于习惯,比方说吃饭的时候喜欢从中间开始吃,这个习惯就会被无意识的保留下来。而你呢,叶修,以前也经常做这个动作吧?”

“但是你又在排斥这个动作,你下意识的不做这个动作,这让你很困扰。是想忘了过去的什么事却又忘不了吗,叶修?”喻文州话音刚落,叶修双手撑住桌子猛地站了起来。他的动作有些激烈,让在座的四人都惊讶了一下。

叶修抬手看表,已经到方锐下课的时间,“抱歉,还有约,失陪了。”

韩文清看着叶修快步离去的背影,他转头问喻文州:“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毕竟他们都不确定叶修是不是还记得以前的事情,这么激叶修会不会适得其反也未可知。

喻文州笑了,“他记得以前的事情,只是他以为我们不记得了,打电话叫小周吧,我记得他是小周的导生。”

这真的是太奇怪了,叶修觉得自己刚刚的行为说是逃避其实更像是落荒而逃,他走的着急,也没有看前面的路,上二食堂的楼梯时撞上了下楼梯的人。

叶修没站稳要往后倒,就被人稳稳地拉了回来。他抬头想道谢,就看到了周泽楷那张帅脸。得,今天他们五个人就是集体约好来刷他这个老怪的。

“小周啊,谢了。”周泽楷摇摇头意思是不用谢,他倒是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点亮语言技能。

“前辈,一起吃饭?”叶修是想开口拒绝的,结果背后突然冒出来的方锐点头如捣蒜的答应了。

方锐心里那点小九九叶修能不知道吗,他就是看周泽楷身边妹子多才答应一起吃饭的,结果就顺便把叶修坑死了,叶修记了方锐一笔。

周泽楷拖住叶修了,在图书馆的四个人也很碰巧的出现了。“好巧啊,叶修,你的东西落了。”喻文州把叶修落下的书轻轻的拍在他的肩膀上,叶修没办法只好抬手接下了书。

自从那天图书馆见面之后,这几个人就经常在叶修身边晃来晃去,叶修拒绝过一次,不过被喻文州用正大光明的理由抵了回去。喻文州竟然直接向导师申请想要把叶修作为课题的研究对象,还被通过了。

没办法,叶修只好配合他们的研究。他不是真的不想见到这几个人,也不是真的想忘了他们。只是,如果这几个人真的不记得他的话,他没有理由去改变他们的人生。

命运作弄人,这几个人还是找上他了。一年后的学期末六个人一起出去聚餐,理由是庆祝叶修升上大四,叶修被强压着喝了两口酒,晕晕乎乎的靠在旁边喻文州的肩膀上,眯着眼睛,脸有点红。

这才刚开始吃没多久,不能让他就这么睡了,周泽楷和王杰希在旁边任劳任怨的投喂叶修。叶修懒得动,吃的到嘴边张嘴吃下去再慢慢的咀嚼。他这样子真是好乖,韩文清把他拉了起来,叶修顺势要往韩文清怀里倒,被韩文清捏着下巴吻了上去。

叶修酒也醒了大半,他用力把韩文清推开。张新杰清冷的声音传过来:“叶修,你真的以为我们什么都记不得了吗?”

这句话一出来叶修就什么都明白了,他低着头没有说话,周泽楷怕他生气或者是哭,不过这两种情绪在叶修的身上都很少出现,周泽楷干脆走到叶修旁边,双手捧着他的脸。

这是一个很有安慰性质的动作,叶修抬手覆在周泽楷的两只手上,小声的说了个:“小周放心吧,我没事。”

王杰希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慢慢的给叶修套在了无名指上。

“你做的?”

王杰希点点头,这个戒指和叶修以前戴在手上的那个一模一样,现在这个时代肯定不会有这样的戒指,那这几个人里面也就只可能是王杰希做了,毕竟他以前是巫师,经常会做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修抬起小指摩擦无名指的指根,他习惯的动作不是用小指去蹭无名指,而是用小指去确认手上戒指的存在。

他还记得上一次他带上这个戒指的时候,那种很新奇又很不习惯的心情,经常抬起小指去蹭一蹭。后面习惯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偶尔会忘了戒指的存在,经常抬起小指去蹭一蹭,好提醒自己戒指还在那里。

长此以往这就变成了他的习惯动作,在那些变故之后,他当然不可能还有那个戒指,但是这个习惯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和喻文州说的一样,他想要忘记这几个人,却又根本没办法忘掉。

“看够了吗?”韩文清的声音传进叶修的耳朵后叶修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呆呆地盯着戒指看了好久了。

“对不起。”

几个人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叶修会冷不丁的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他们知道叶修在为什么道歉。

如果是以前的事的话,根本没有必要。折损的龙翼,充满硝烟的战场,血流成河的血夜,或者是他们可能会在无数的轮回中忘记彼此,这些都没有必要再提了,重要的是——

“你一直会是我们的龙的,叶修。”

【我没有粉身碎骨的决心,却有与你万劫不复的执着】

————————

闲谈:

一直在想新年要给大家一点什么福利,亲友们让我开点文。其实一开始是有这种想法的,还好好研究了一下市面上(?)的点文,最后发现大家喜欢点的我都不会写…

感谢这一年你的陪伴。

Anna

评论(7)
热度(57)

© Anna_大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