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几个月不更文,私信照常回

【all叶】迎合寒冬之光是我遇见了你(上)


①东京喰种部分设定借用,为了方便没看过的同学,尽量采用通俗易懂的语言

②只有韩叶,王叶,魏叶。敏感字太多了分两段发。

—以上接受,请往下拉—

“叶修,你有什么想要的新年礼物吗?”王杰希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叶修正站在盥洗室刷牙,他吐出嘴巴里的泡沫,抬起头来想了想,好像确实快要过年了?

至于新年礼物,他从来没有想过。叶修也才加班回来没多久,越到年终他越忙,忙的昏天黑地,怪不得连过年这件事都忘了。叶修回来之后得知韩文清碰巧也去加班了,家里就只剩下王杰希和叶修两个人。

见叶修没有回复,王杰希也就靠着盥洗室的门框,双手环抱在胸前,等他的回复。被盯得实在是没办法,看王杰希这个架势今天不得到答案是不肯罢休了,叶修只好快速的吐出嘴里的水,转头对王杰希说:“新年还有一星期呢,你总得给我时间想想。”

王杰希点头:“那行,我等你回复。”

“最近还好?我看老韩经常出去加班。”扯过置物架上的毛巾,叶修擦了擦脸。等他擦完脸,王杰希接过了他用完的毛巾,又整齐的放回原处。倒不是叶修懒的连毛巾都不会放了,王杰希这种包办代替的行为被叶修抗议过很多次,都以失败告终了。

“微草这边还好,霸图这边,据说最近被盯得挺近的。最近你出门小心一点,年末总是最乱的时候。要我找人送你上下班吗?”

叶修转身要出盥洗室的门,被王杰希从背后搂住了腰,他感受到后颈处贴上来柔软温热的东西,那是王杰希的嘴唇,因为皮-肉相贴,王杰希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模糊不清。

接着叶修感觉到脊柱上传来潮湿的感觉,是王杰希的舌头,正顺着他的后颈来回舔-弄。叶修轻哼一声,反手捂住王杰希的嘴,推了推他的头。

“别,万一你手下把我叼了去怎么办?对你和老韩之外的喰种我还是有点接受无能。”听到叶修的描述王杰希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还叼了去,喰种又不是狗,况且像是他们这样有组织有纪律的,随意杀-人这种事情是不会做的。

叶修有这样的想法也正常,普通人对于他们这边的事了解的少之又少,恐惧占上风的情况下有什么样的想法也都不足为奇。这些话王杰希自己在心里面想想也就算了,他不想对叶修说这些事情,和叶修在一起已经对他的生活造成了足够的威胁,再让叶修知道他们那边的事情百害而无一利。

王杰希半推半抱把叶修从盥洗室带到卧室,看时间还早,韩文清也不在,他开口到:“zuo-(防屏蔽)-吗?”

回答他的是叶修贴上来的嘴-唇和环-住他脖子的双-臂,这样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叶修的意思是,那就来呗。王杰希揽住他的腰护好他的后脑,两人双双倒进柔软的被子里。

第二天一早叶修是被浴室里洗澡的水声唤醒的,他转头一看发现王杰希不在。他讨厌睡醒的时候视线范围内没有人,那两个人都知道他这点小脾气,也都习惯等叶修醒了之后再走。

叶修以为是王杰希在洗澡,于是叫了两声他的名字。韩文清听见外头叶修的喊声,把水龙头一拧裹了块毛巾就走出去,一出门就看见叶修头发乱糟糟的靠在床头。

他今早回来的时候王杰希有事要出门但是叶修又没醒,估算着韩文清可能马上就到家了王杰希就让微草那边先等着。韩文清刚开门,王杰希话都没说一句就急急忙忙出门了,转头看了一会儿王杰希离去的背影,韩文清才若有所思的把门关了起来。为了怕叶修起来看不着人,他特地在叶修屋里洗的澡,没想到今天叶修起的格外的早。

“醒了?”叶修抬头看到的是韩文清,他就知道王杰希不在了,这人昨天还说自己那边没事,今天一大早就出事儿了,估计是够糟心的。

“大冬天的你干什么啊,你好歹穿好衣服再出来吧,我起床气没这么可怕。”

韩文清把围在腰间的毛巾一把扯下,随便擦了擦头发上的水就扔到一旁。他几步走到床边,按着叶修的肩膀又把叶修重新按回被窝里,一手掐住叶修的下-巴强-迫他抬头和自己接-吻,一手顺着叶修的腰往下往他双腿-间一摸,昨晚叶修和王杰希滚了好几圈,图省事王杰希没给叶修穿睡衣,眼下正好方便了韩文清。

韩文清开口说了个:“不用。”话说的糊里糊涂叶修却懂了,韩文清的不用是——衣服就不用穿了,就着你晨(防屏蔽)勃,我先-c-你。

等到完事后叶修气息奄奄的趴在床上,最近王杰希和韩文清三班倒,两个人上他的时间基本实现了无缝对接,连带着他受罪。

韩文清把皮带扣子扣好,就看见叶修对着他那件血迹斑斑的衬衫出神。昨晚打的挺激烈的,叶修隐约知道韩文清的厉害,也就没问他受没受伤。

“最近不太太平,要不找个人跟着你?”

“怎么又这么说了?”韩文清注意到那个又字,估计是王杰希说过一遍被叶修拒绝了。

“没事,你们没必要这么担心,我除了上班就是在家里,连门都不怎么出。”也亏得今天是周末,要不然叶修被王杰希和韩文清连着搞,今天怕是得请假。

见叶修态度坚决,韩文清也就不再坚持,过度保护会让叶修反感,另一方面来说让一个喰种跟着叶修,越发会引起别的喰种对叶修的兴趣。

还没过完周末叶修就被叫走了,这在年底也是常有的事情,接到陈果的电话后叶修就开始往局里赶,前脚刚踏进局里就被风风火火赶来的陈果慌慌张张拉去处理问题了。陈果把叶修按在座位上,把一大摞问题反馈的文件搁在他面前。

“我去不是吧老板娘,这是我一个人的分?老魏呢?我这都退居二线了。”叶修任职国-安局,并不是管理国家重要信息那种大角色,只是管理国-安局信息安全系统的程序员而已,他们这些人能见到的只是信息外面的那堵墙,而见不到信息本身。

这样的体制下还有个问题就是,总不能辞退这些掌握着国家机密的人,也不可能让他们闲置无事,所以国-安局形成了新的机制就是二线指导。叶修就处在这么个阶段,由于他技术精湛,局里破格允许他在必要的时候插手一线工作。

“别提他,从昨天我就联系不上他,要不是联系不上他我能把你叫来吗?昨晚又被闯了。”叶修当然懂被闯是什么意思,那群搜查官最喜欢往国安局的信息系统里面闯,以他们的权利能得到的信息量何须发愁。

上面怕这帮人的势力太过强大,对他们多有忌惮,搜查官也察觉到了上面的意思,时不时闯闯信息系统,但是又什么信息都不带走,就像是单纯给上面示威一样——看,你们的安全网在我们面前根本不够看。

双方的权利斗争叶修是看不懂也不想管,只是苦了他们这些底层老百姓,每次安全网被闯都会被叫过去骂个狗血淋头,每次被闯就是他们玩命加班的时候。

这个状况直到十年前叶修加入之后才有所好转,搜查官那边闯安全网成功的次数直线下降,这也就是高层能破格让叶修继续插手一线的原因。只不过叶修退居二线后,频率又开始高了起来。偏偏魏琛今天还不在,叶修只好自己一个人奋斗。

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叶修还在电脑前敲敲打打,虽然有人帮他,能帮上的忙也是少之又少。期间陈果给魏琛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是无法接通,叶修是早就跟韩文清打过招呼自己要加班的就没再给那两人打电话。

“老板娘,要不我来打好了。”

“行行行,两个人打总比一个人打强。”叶修电话刚打出去,第一声嘟都还没听完,就被对面接起来了。叶修想老魏终于看见未接来电了吧,要么就是不敢接老板娘的电话,自己运气还挺好的。

“叶修?”魏琛声音里满是困惑的声音,甚至还直呼了叶修的全名,叶修才是觉得好笑,你接我电话还问我是谁。

这件事上魏琛就很委屈了,他和叶修认识了十年,这人别说给他打电话了,就是发短信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眼下他接到叶修一个电话,第一反应是,这倒霉孩子手机丢了。

“不是我还是谁啊,你人去哪了,老板娘都气疯了。”电话那头听起来魏琛应该是把手机拿远了点,叶修也就等着。

浏览了一下通话记录,魏琛视死如归的开口:“老板娘知道你在跟我打电话吗?”

“不知道啊,她在外面继续打你的电话呢。”废话,要是知道了现在叶修的手机肯定就不在叶修手上,一秒就到陈果手上了。

“老叶啊,我今晚请假,老板娘那边帮兄弟打个掩护?”

这下轮到叶修把手机拿远一点了,他看了看联系人的名字,没错是魏琛啊。这老不死的平时不正经却是一等一的爱岗敬业,怎么会有旷工加请假的情况出现。

电话里听不太清楚,不过魏琛那边是很安静的,叶修也觉得没必要探究魏琛请假的原因,人都有难言之隐,但是不敲一笔就不是叶修作风了:“一条软中华。”

“你个混蛋你还真敢说,行行行,周一上班给你带,记得帮我打掩护啊。”魏琛说着就要挂电话,被叶修老魏老魏的叫回来,“怎么了,你还要加一条啊?”

“想什么呢你,注意安全啊。”魏琛呼吸一窒,他觉得自己心跳的有点快,胡乱应了几声就连忙把电话挂了。挂完电话他一转头,喻文州笑着看他,黄少天直接开口一连串的问题全都问出来。

魏琛先是有点臊的慌,随后又拿出老人家的气势来,“去去去,好好开会听什么墙角呢。”

“魏老大啊,不是我说,这前面得有十多个未接来电吧,你都没看见,怎么这人一打电话你手机就响。能让我们魏老大设特别关注的人一定不简单,怎么样啊,什么时候把师母带来给我们看看?”黄少天搓搓手已经开始准备给魏琛未来的孩子包红包了,没等魏琛开口解释一下呢,喻文州又接着刷魏琛这个老怪。

“少天别说这么早,我看魏队这个,”喻文州左手在右手的无名指处画了个圈,意思大家都懂,“怕是还没敲定呢,怎么了魏队,是人家不同意还是......”

魏琛带这两个小屁孩多少年了啊,早知道喻文州是个什么样的人,心黑程度不亚于叶修,改天真应该介绍他们认识一下,说不定是失散多年的亲戚。

能让喻文州停顿下来,接下来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果然不出魏琛所料,喻文州接下来的说的话甚至让他想立马走人。

“还是根本没对人家表过态?”

扎心了,魏琛只剩这个想法。他和叶修认识的第三年察觉到自己对叶修有着这种感情,算算到现在也有七年了。

说他是长情吗?那真的是十分长情了,长到他自己都有些怀疑了。这份感情早就过了滚烫沸腾的时期,汽化了,又被他全部吸到了身体里,融入骨子里,爱叶修这个人似乎已经出于自己的无意识。不说出来只是……只是他哪里忍心去伤害叶修?

“行了行了,继续开会,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把我叫回来肯定不是为了调侃我的。说吧,怎么了?”魏琛低头点了一根烟,翻看喻文州呈上来的文件。“微草还是和你们这么不对头啊。”

喻文州注意到魏琛话里的你们,两年前魏琛还没到国-安局工作的时候用的还是我们,看来他是在国-安局找到自己的归宿了。喻文州并不觉得有什么惋惜的,可以说还感到一丝欣慰。

“是,不过我们研究之后并不觉得是微草有什么问题。今早出事的时候王不留行是匆匆赶去的,要是那场骚乱是他们策划的话,那他根本没必要赶着去跟我们打。”

“所以你们怀疑?”

“怀疑可能是我们自己的人。”魏琛懂了,喻文州是怀疑有蓝雨的搜查官故意在微草的地盘挑事,好激增蓝雨微草双方的矛盾。这么多年来,蓝雨和微草之间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感,井水不犯河水。秉承魏琛的信念,蓝雨一向信奉他们存在的使命是为了打击犯罪的喰种而不是为了消灭喰种。

人类向来畏惧比自己强大的物种,一定会有人想要消灭他们以保持自己的地位。蓝雨如何庞大的一个组织,有这样的人存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为了挑起矛盾去做这样的事情明显就是超过了。

魏琛思考了一下开口:“今天叫我来呢?”

“是想拜托魏队查一查昨天闯安全系统的到底是谁?”

“你怎么不给你前辈我一杖呢?”今天魏琛要是知道喻文州叫他来何必翘班,在办公室就可以轻松解决这个问题了。现在,他又得回去求叶修啊。“好了好了,文件我就先带走了,之后联系。”

喻黄二人把魏琛送到蓝雨大门口,喻文州笑着说:“魏队,去试试啊。”

黄少天见缝插针的附和道:“是啊是啊,魏老大,早点把师母带回来给我们看看啊。”

魏琛大力扇了一下黄少天的脑袋,冬天的冷风吹过来他缩了缩脖子,然后给两人挥挥手算作告别。喻文州的话说的他有点心动,他觉得还是跟叶修说一下比较好吧,就算是被叶修拒绝了,就照叶修那个性子他们也不是做不了朋友,更好的是,他或许能断了这个念想。

冬天街道上人少得可怜,走出蓝雨已经十多分钟了还没到地铁站,路过烟铺的时候魏琛停下来,在店铺门口站了几分钟,他走进店里。

“有软中华吗?”魏琛从大衣口袋里掏出钱包看了看,店员拿了一包给他说二十三元,魏琛把那包烟连着自己的卡推回去,“要五条。”

还好他进的不是什么随便的便利店而是香烟专卖店,不然是绝对拿不出五条烟的。魏琛走出商店的时候抬头看了下立在人行道旁的电子屏幕,上面显示的时间清楚告诉魏琛,天还有三两小时就亮了。

原本魏琛还想回趟局里,现在算算时间坐地铁回去估计叶修早都不在了。算了算了,还是回公寓吧,魏琛拎着五条烟晃悠悠的进了地铁站。

第二天一大早魏琛就拎着烟去了局里,还没到上班时间,他想他应该是第一个到的。结果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叶修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他连忙上去拉着转椅把人从桌子旁拉开。叶修还没反应过来是谁就被魏琛把眼睛捂住了。

“我的乖乖,你不要命了?”

“老魏来的够早啊,待会儿老板娘来你就等着听河东狮吼。”魏琛环视了一下办公室,空荡荡的,确实只有叶修一个人,估计是太晚了叶修让大家都走了。等够三分钟魏琛才把捂叶修眼睛的手拿开,叶修慢慢睁开眼。

“你怎么一脸肾虚的样子?”

“去去去,你才肾虚。”

叶修视线往后移看见那一兜烟,大手一捞把一兜烟拎了过来,数了数居然有五条,“我去老魏,你今天准备辞职去卖烟吗,打算贿赂老板娘也不应该送烟啊。”

看来叶修是忙到蒙圈了,都忘了烟是他从魏琛那里敲来的,虽然数量有点不对。

“不是你让我赔你的吗?”叶修盯着烟好好看了看,似乎确实有这么回事儿,他要了这么多条?不至于吧?

“得了,谅你现在脑子里只有代码,你只要了一条,给你五条是要你帮个忙。”

“说吧说吧,看在你这么孝敬哥的份上。”

“昨天攻击内网的IP。”

“你不是要干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魏琛只是单纯知道个IP并不是什么犯法的事情,毕竟他在局里就是管这些的,看这些信息完全不犯法。不过他们平时的工作重点是放在维护系统上,而不是调查到底是谁攻击了系统。

上面一开始还对攻击安全系统的人的身份很重视,每次都要叶修他们汇报上去。久而久之上面也都默认是来自搜查官的示威了,也就不再让叶修他们汇报攻击者的身份,于是平时就忙到焦头烂额的程序员们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也就不再调查攻击者了。

“我哪能,老夫这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徒弟那边最近遇到了点麻烦。”叶修不过问,点点头让魏琛过来看。

左手压着叶修的肩膀,魏琛的头靠近叶修,他能清楚的闻到叶修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那是七年前在蓝雨闻到的最多的味道,那是——喰种的味道。叶修没注意到魏琛的反常,继续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魏琛却是无心看电脑上的那些代码了,他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叶修查到IP之后叫魏琛记下来,叫了几声发现魏琛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电脑上,只好拍拍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那人才反应过来。

“发什么呆啊,不是你急着要看IP的吗?”

没想到魏琛把叶修的电脑椅转了过来,双手撑在电脑椅的两边扶手上,把叶修圈在里面,“叶修,有些看起来和一般人一模一样,但其实他们真的很危险,你自己...注意安全。”

看着魏琛认真的样子叶修也配合的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有这种生物的存在,家里就养着两只呢。只不过当局为了不引起恐慌,喰种的存在一直是一个秘密。

魏琛这样跟自己说,估计是发现了什么吧。再有,在魏琛被他挖来国-安局之前是做什么的,叶修没有问过,也隐约知道一点。还没等魏琛开口,叶修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联系人,是韩文清。

“结束了吗?要不要我来接你?”昨晚虽然打过招呼,韩文清和王杰希还是放心不下,从昨晚到今早轮流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

“嗯嗯结束了,是你还是大眼过来啊?你啊。那我要转角那家的豆浆。到楼下打我电话啊,外面太冷了。”魏琛离叶修很近,他能听见和叶修打电话的是一个男人,而且看叶修的样子,还和他十分的熟稔。

叶修等人的时间里,魏琛虽然看着屏幕却一直在想喻文州的话,干脆说了吧,他这么想着,走到叶修跟前。叶修被挡了光,抬起头来看着魏琛。

魏琛欲言又止了好几分钟,如果说魏琛和叶修有哪里不像的话,那就是叶修多了更多的果断。叶修双手拉住魏琛的手,借力站了起来:“等你说出你想说的话估计你这个老东西都入-土了。”

叶修怎么会不知道魏琛对着他想什么,只是魏琛一直不说,叶修也就陪跑罢了。再说他和韩文清搞上早于魏琛喜欢上他,如果魏琛一直不说,叶修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做让所有人都烦恼的事。

“好了好了,你也不要逼自己说了,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你也考虑考虑。”叶修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扬了扬手机,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叶修的身影出现在了楼下,鬼使神差的魏琛没有转身走,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的,他看到了出来给叶修开车门的人,那是他熟悉不过的,十年前他在蓝雨就不止打过一次照面的,霸图的头领,喰种——大漠孤烟。

魏琛瞪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楼下,叶修带着讨好的笑吻-了那个,喰种。

难怪叶修的身上会有喰种的味道,叶修知道喰种的存在吗?知道他面前这个,可以说是他爱着的男人是如此危险的存在吗,他们是在欺骗叶修的感情吗?

此刻魏琛却是一个答案都得不到,已经是初春了,魏琛却完全感受不到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

Anna

评论(1)
热度(38)

© Anna_大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