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几个月不更文,私信照常回

【all叶】背德 [23]

注意:

①韩叶+喻王叶,叶修是喻王二人养父设定

②三更1/3

韩文清家的门一大早就被打开了,正在厨房做早餐的韩文清以为有人入室盗窃,抬着手机到门口打算报警,其实区区入室盗窃他完全可以自己解决的,只不过做了许多年良好公民,经验告诉韩文清,有事先找警察,形式上走个过场,他就可以正当防卫了。

然后韩文清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人一进来就打电话,电话还没打出去,收获了一只衣衫不整的叶修。还没等韩文清问话,苍白着脸的叶修就蹲在韩文清家厨房里干呕了起来。

昨天发生了王杰希那事之后叶修就什么都没吃,晚上又灌了自己这么多酒,反胃想吐也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头疼的要炸,他没力气了,一屁股坐垃圾桶旁边的地板上。

“怎么了?”韩文清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叶修伸出援手之前一定要得到他一个正当理由。

叶修状态实在不好,情绪上来了,也懒得和韩文清多费口舌,回他三个字,“就那样。”

韩文清叹气,蹲下来和叶修平视,他摸了摸叶修的额头,有些低烧,

和叶修搭档这么多年,叶修比现在更惨的样子韩文清都见过,可要论精神状态,现在躺在床上的叶修可是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糟糕。

温柔备至的事韩文清做不出来,甜言蜜语的话韩文清也说不出口。说陪伴太矫情,他和叶修都不是这样的人,帮助,叶修大部分时候也不需要别人的帮助,眼下这应该算是少数时候。叶修来找他了,来寻求他的帮助。

“我陪你睡会儿?”韩文清把叶修半扔上床之后这么问他。

叶修点头同意,韩文清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他背对着叶修,怕韩文清反悔,叶修迅速把额头贴到了韩文清的背上。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背后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这习惯大概是从从前青训营训练那时候带出来的。

教官在教授外出任务的时候曾经传授过他们这样的小技巧,如果是野外就把额头贴在树上,如果有墙壁就贴在墙壁上,这样可以察觉到地面传来的震动,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可以保持警觉。

直到后来韩文清发现的时候,这已然变成了叶修的一个习惯,改不掉那种。他们两个人睡一张床上的时候,不管睡前是什么姿势,睡着后叶修都会把额头贴过来。韩文清从那以后开始也习惯背对着叶修睡觉,方便自己,方便叶修。

从前似乎很少有时间,让他们这样只是单纯的睡觉其他什么事也不干。还在青训营的时候两人都是毛头小子,逮着空闲时间一定不会是这般惬意的光景。至于那些时间都拿去干什么了,韩文清不是很想再回忆起。

算了,休息日,睡一会儿也无妨。

叶修是被饿醒的,他费力的睁开眼,醒来的时候还有低血糖带来的后遗症,晕乎乎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儿才找着北。韩文清没在了,也是,现在天都黑了,韩文清不是能一觉睡到天黑的类型。叶修注意到自己的额头貌似顶着个东西,他抹亮了屋里的灯。

一个枕头。原来韩文清走的时候还给他找了个枕头做依靠。嘴上硬是要他找个理由出来,理由不正当还不想收容自己的样子,做的事倒是拐弯抹角的关心他的嘛。叶修一笑,这时候韩文清从外面端了个托盘进来。

“老韩?我以为你走了。”叶修要下床,韩文清摆摆手,叶修又躺了回去,“你不去干点正事?”

“也不看看是哪个家伙一大早的扰人清闲。”

韩文清给叶修支了个小桌在床上,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叶修拿起勺子来舀了一口蔬菜粥,“味道淡了。”叶修又舀了一勺,调转勺子的方向示意韩文清尝一尝。

被转移了注意力的韩文清暂时忘了刚刚和叶修的对话,吃了一口,确实淡了,他问叶修要不要盐。

“哎呀,你不会被我传染感冒吧。”看看,叶修又顾左右而言它了,他这么毫无诚意的说了一句,随后便端起碗来把粥喝了。韩文清也不管叶修有没有好好和他说话,自顾自地把托盘收了,撤了桌子。督促着叶修把退烧药吃了,给他量了体温把人又塞回被窝里。

韩文清退出房间的时候听到叶修说了一句,我不想回去。

“那就留下。”

“谢了,老韩。”听了叶修的话韩文清关门的手顿了一下,他点点头,还是没把门带上。

结果还是没有和叶修好好谈一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韩文清把餐具放在沥水架上,看着卧室露出来的暖黄色灯光,这种奇异的感觉应该称为什么呢,韩文清暂时不知道,但是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暖意,让韩文清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他原以为自己和叶修之间的感情是可以拿得起放得下的,现在看来,至少再次遇到叶修,倒叫这段感情没有这么清明了。

黄少天下了飞机,却怎么也打不通叶修的电话,天色已晚,早就没有到市区的公交了。带队的老师见黄少天可怜的,就绕了路把黄少天送了回去。才到门口黄少天就觉得气氛不对,他离开的这一小个星期到底发生了什么,全家瞒着他搬家了吗?

他摸出钥匙来开了门,还好还好,门锁没换应该是回对家了。黄少天把旅行箱拎进起居室,就看到喻文州一人坐沙发上,“队长队长!我回来了!”

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笑着转头说欢迎回来,“门就先别关了,等等还有人进来。”

“谁呀?”黄少天把行李箱放倒,要给喻文州掏纪念品出来,他边拿东西出来边跟喻文州叨叨,先说他们只拿了第二名,又埋怨只是团体总分比第一名低了一点点点点点,都怪有个队友没有发挥好,吵吵嚷嚷的让喻文州觉得很是热闹。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会给他留门,直接进了屋,听到久违的黄少天这声音,大有想关门走人的架势。喻文州告诉他至少带上家门钥匙再走不然回不来还要他给留门,王杰希认栽,又推门进了屋。

转头看到王杰希,黄少天也不小气,给王杰希也带了纪念品,从箱子里刨出来扔到人怀里,王杰希说了声谢,顺手把东西又搁在了茶几上。黄少天终于收拾好了东西,他转头看面对面坐着的喻文州和王杰希。

“老叶呢?”直击心灵的发问。

没人回复他。事实上,叶修已经三天没回家了,而且走得匆忙,通讯设备什么的也都没带上,喻文州去他上班的地方问了,只说叶修请了一星期病假,最近都不去上班。其实王杰希和喻文州也想问同样的问题。不过就算他们两个知道了叶修在哪,也不能保证他愿意回来啊。

放在三天前是这样,今天可就不一定了。

“叶修他,知道你要回来,去给你买东西庆祝去了。”王杰希抱着手一挑眉,哦,是吗,喻文州可真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不过,要是喻文州没有能把叶修喊回来的方法,他估计也不会扯这种谎。

黄少天上楼去收拾东西,喻文州从兜里拿出个手机来,这不是喻文州的,是叶修的手机,叶修的手机不设密码的,喻文州就直接打开来,翻了下通讯录,给那边去了个电话。王杰希没说话,继续坐着看戏。

铃声响了一会儿,终于被接了起来,“爸爸,少天回来了,你不去机场接他好歹也要回来庆祝一下吧?”

韩文清看到来电提醒上叶修的名字,都不需要接起来确认一下是不是找叶修的就直接把手机递给了叶修,叶修表情复杂的盯着屏幕上跳动的自己的名字,问韩文清能不能挂了。韩文清回了个自己处理就走了,叶修认命的接电话,那边传来了喻文州温和的声音。

“哦...我都把少天忘了,我等下回去。”

“记得买蛋糕,不然就穿帮了。”

“好。”

叶修走到起居室,看韩文清正在写什么材料,他用食指指节敲敲韩文清的背,韩文清放下笔接过还回来的手机。叶修走到玄关处换鞋,韩文清问他是不是要走了,叶修没正面回答,只说明天来还衣服。

看来是不打算回去。韩文清把车钥匙抛过去,叶修笑嘻嘻接过出了门。

————————————————

一些话:

我觉得韩叶间惯常的相处模式就是,针锋相对里有老夫老妻的感觉。

没有黄叶不写黄叶。

想写新文了,想开新坑了...

Anna

评论(1)
热度(24)

© Anna_大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