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几个月不更文,私信照常回

【all叶】背德 [27]

注意:

①韩叶+喻王叶,叶修是喻王二人养父设定

②发出来试试有些词会不会挂…

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叶修还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进青训营那样的地方。他的家族财富和权力拿了满把,幸福美满,按理来说是让人羡慕的。

但平静总有被打破的时候。否则叶修有这样美妙的前程,一条清晰可见的美好未来的路,他只要沿着这条路走就好了。绝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绝不会。

天很阴,下着小雨,逼仄的房间,房门被打开了,又一个陌生的面孔进了来。叶修在这的一周里,已经看了不知多少陌生人的脸。他原以为那人和原先的人一样,不过也就是例行公事进来询问的,可没想到那人坐下来就开始和他聊天。

一周前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了。叶修想,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了。

事情还历历在目,那天早晨他和叶秋拌着嘴下楼早餐,母亲笑着招呼他们快过去。紧接着父亲的电话铃响了,男人神色一变,比了个手势从餐桌边离开了,直到叶修和叶秋吃完早餐他还是没回来,中途母亲也被祖父家那边一通电话急匆匆叫走了。

“哥,你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叶秋小声开口。

叶修刚想开口,实木制的大门就被从外面被用力撞开了,发出一声巨响,叶秋一声怎么了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叶修捂住嘴,直觉告诉他,这时候还是不要开口为好。紧接着就冲进来一群装备精良的人,叶修瞄了一眼,似乎是特勤一类的。

打电话的父亲似乎也听到了这巨大的响动,快步从楼上走了下来,他的视线先在自己的两个儿子身上扫视了一圈,然后对着那群闯进来的人说:“我配合你们,不要动我的家人。”

为首的领队给他道了歉,“抱歉,议员,我们也是根据上面的指示行事的,请您理解。”他挥挥手,让后面的人去把两个小孩控制住。

叶秋急的都快哭了,他想开口叫声爸,问问怎么回事,被叶修一把拉回来,“你乖一点,不要给爸添乱了。”

他说的小声,像从前在叶秋耳边说悄悄话那样,“放心吧,有哥在呢。”

后来他们就被带到了这审讯处一般的地方,切断了外界的联系,叶修也是断断续续从这些所谓调查处的人嘴里才得知了事情的大概。那天早上母亲匆匆离家是接到了家里老人出事的消息,并不是老人生病之类的常见事,而是,叶家双子的祖父被人谋杀了。

要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叶修觉得其实无需付出太多惊讶的情绪。身处政要高位,他们家老爷子就算是退休了也仍是可以说上两句话的,虽不及往日呼风唤雨的地步,任谁不知道只要有他一日,叶家就能风光一时。

只是,紧接着自己的父亲就因为被一些不好的罪名诬陷入狱了,这事不是巧合,是早早就计划好的了。

所以他们现在被关在这里喝茶,叶修想,多半是想从小孩这入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证据。好像是怕他和叶秋串供一样,他们两人一被带到这里就被分开了。叶修自己倒是淡定惯了,只是稍微有点担心叶秋。

几天观察下来,这群人倒是从一开始就客客气气的,既然不动粗,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们到底出身在不寻常的家庭,若是这点小风小浪都受不住,叶秋真是不配姓叶。

叶修从头到尾都相信自己的父亲是被恶意陷害了,但他没蠢到靠着一张嘴去同人家辩论,空口无凭的,能说出什么花来?于是叶修就采取了一副公事公办的配合态度,有问就照实回答,多余的话一个字不说。

今天来的那个人似乎是在努力营造一种比较友好的氛围,可惜叶修不领情,他只好叹了口气,“我相信你的父亲是被人构陷的。”

“你知道你的父亲和你的家族,面临着怎样的麻烦吗?”叶修回了个知道,那人很满意叶修的反应,继续说道。

“我们很看好你,你完全符合了我们的每一项要求,希望你能加入我们。”他推了一份文件到叶修面前,示意叶修看一下,那人耐心很好,也不催促,文件不厚,叶修仔细看完也只花了五分钟。

“先别急着拒绝,听听我开出的条件。如果你加入我们,你的父亲不会面临牢狱之灾,当然了,他自然不可能再回到原来的职位去了。我们给他安排了一个好工作,普通的公司职员,你觉得如何?”他停了一下,观察叶修的反应。

“当然,这些就是我们能力范围内能做的最大努力了,至于你的私人恩怨,加入我们之后,你完全可以有能力自己解决。”

下午的时候叶修就被放出了那间关了他一周的小房子,一出门就见到了隔壁同样被放出来的叶秋,一看到叶修,叶秋两眼瞪得老大,一副激动的不行的样子却又不敢喊出来。叶修觉得他这样子有趣,漏气似地笑出声来。

跟叶修谈判的男人交代好了一切,从另一间房子里拿了文件出来。他从后面走上来,扶上叶修的肩膀,“谈好了,走吧。”

叶秋不知道这一周没见的倒霉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情况不妙,他急忙叫了声哥。那人推了叶修的后背一下,让他先行一步,然后转身回来给叶秋一个解释。

“你记住,今天开始,你就再没有一个叫叶修的哥哥了。啊,不是再没有,是从来没有过。”

叶修讲到这里,被苏沐秋打断了,他从前只觉得叶修的身份不简单,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段密辛。韩文清问当时让叶修加入青训营的人是不是吴雪峰,叶修说是啊,就是老吴把我骗进青训营的。

张新杰问叶修这次背后搞鬼的人是不是就是当年陷害叶修家的人,叶修摇头,不啊,那个人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行动的时候已经干掉了吗?

苏沐秋靠了好几声,然后揪着叶修的领子让他说清楚,“你们等我说完,别打断我啊。”

叶修进了青训营以后的事情这几个人都清楚了,他也就不再多说。他进青训营没有一年,就跻身第一的位置,吴雪峰后来找过他一次,给了他陷害叶家那人的信息。

一开始,叶修也曾好奇过青训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要帮助他。后来也明白了,只是青训营正好和他追求了共同的利益而已,若不是那背后给叶家使绊的人站在了青训营的对立面上,叶修是断不能得到这些帮助的。

更隐蔽的事情就是靠叶修自己去调查的,比方说那人早年丧妻,有个十分疼爱的幼子,为了在各种纷争中让幼子免受伤害,他竟是从儿子生下来起就没将他养在过身边,一直寄养在孤儿院里。

知道这件事之后叶修十分惊讶,想不到人爱子之心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并且也知道,这个儿子,或许可以利用。

他们从青训营毕业后行动也就自由了很多,除了接受上面派发下来的任务,去汇报下任务,其余时候都没有回学校的必要。叶修也就和韩文清在外面租了公寓住着,这房子选的位置很妙,客厅的窗子就正对着那个孤儿院的大门。

任务结束放小假的时候,叶修就会坐在窗边看下面的孤儿院。韩文清并不了解叶修的家庭情况,但也能从刚见到叶修时他那些表现推测出来,叶修此前定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这样的小少爷如若不是家道中落或是遭遇什么重大变故,家里人怎么舍得放他到这种地方来受罪。

叶修坐在窗边看着孤儿院里的小孩子嬉笑打闹,韩文清给叶修放了杯茶在旁边,“在看什么?”

“还是小孩的时候好啊,就算是在孤儿院里,也还是开开心心的。”

“还是有父母更好。”

“是吗老韩?你怎么好像很懂的样子。”韩文清的事情叶修听他大概说过,韩文清自己的父亲就是青训营出身,从小耳濡目染的,韩文清也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这条路。现在他们青训营里最斯巴达的教练就是韩文清他爸。所以他会这么说,叶修也不觉得奇怪。

其实道理叶修也懂,只是他已经没办法回去安安稳稳的当他父亲的好儿子去了。现在不行,以后更不行了。

“那我以后退休了就去孤儿院领养个小孩,检验一下你说的这个大道理是不是真的。”

韩文清拍了一下桌子,旁边的苏沐秋被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咖啡杯摔了,“所以那个喻文州就是那个总=li的儿子?你简直是胡闹!”

苏沐秋一下子就清楚了,他连珠炮似的问了叶修一连串问题,“所以叶修你个好家伙是把仇人的儿子当自己的儿子养在了身边??!!你疯啦?就不说这个了,你的私人恩怨算是了了啊,怎么还有人要搞你?”

叶修耸肩,“喻文州又没做错什么,而且当时,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以为我为什么能这么顺利的拿到材料?我答应人家好好照顾人家儿子了,总不能不守诺言。”

“哦,还有啊,当时引发政--bian的那个任务,真不是我想接的,队伍也不是我自愿解散的。青训营上面的人就差把枪按在我脑袋上逼我签字了,那种情况下我没权利拒绝。”

张新杰语气不大愉悦,“所以表面上这任务是你为了复仇才进行的,但实际上,你完全是被逼复仇的?”换句话来说,这场变革的责任,全都推到了叶修一人的头上,由变革牵扯出来的一系列利益受到损失的人,自然也会首先找上叶修。

叶修拍拍桌子让他们打住,关于以前的各种爱恨情仇再算账算下去,到年底都说不完,他继续说正事,“哦说起来,这次找我的这个人你们应该认识啊,他从前还是青训营的教官呢。我接任务的时候他找过我,想以个人名义给我下个别的任务,我想了下觉得不妥,就直接把这件事报上去了。”

“你说陶轩?陶轩是因为你告状才被辞退的?”一直默不作声的苏沐橙开了口。

完蛋了啊,这下梁子可结的深了。

————————————————

一些话:

三个回忆杀结束了,前面埋的伏笔在这一章全都解释清楚了…吧(也许)

想不到吧我更了这篇!我把前面的几更放出来了,怕大家忘了剧情。至于新来的朋友不知道前面剧情的,只好等明年了,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篇文锁起来了(土下座)。

现在是27章了,29章就是完结章了,完结等明年吧。元旦再见!下雪了好开心哦!!!!

Anna

评论
热度(27)

© Anna_大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